上半年超87车企高管变岗 他们去哪儿了?,,

上半年超87车企高管变岗 他们去哪儿了?,,

2018-02-20 15:36 作者:小编

随着中国汽车市场寒意渐浓,车企高管也随之变动得更加频繁。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年上半年,有超过87位车企高管发生了职位变动,同比2014年上半年的73位增长了逾19%。

持续性的增长放缓使得“微增”成为中国车市的新常态。新常态下,汽车产业亟须调整、优化以及创新,以获得可持续的发展。作为企业战略的执行者和行进方向的掌控者,高管是车企实现改变的关键。

对于汽车企业而言,频繁密集的人事变动勾勒出了其因应市场变化而不断调整自身发展的轨迹。除了内部升任、跳槽于传统车企间和黯然离职,今年的人事调 整案例中更出现了新现象,例如告别传统、拥抱创业。而这些车企高端人才的流向,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汽车市场的格局变化及未来趋势。

变阵频繁

从职位变动原因来看,其中仅有21位高管(占比24.1%)实现升职,可称为企业内部较为正常的人事调整;有45位(占比51.7%)高管调任同集 团下其他品牌或部门担任新职务;有12位(占比13.8%)车企高层加盟新东家任职重要职务;此外还有7位高管尚未明确新职务。

其中,以合资车企人事调整最为频繁。今年上半年,中外合资车企共有48位高管职位发生变动,占据国内车企人事调整总人数超55%。

在这一系列的人事变动中,一汽集团和东风汽车两大汽车央企掌门人同时换防最具戏剧性。5月6日,东风汽车公司公布,曾担任一汽集团董事长的原中共吉 林省委副书记竺延风正式担任东风汽车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次日,东风汽车公司原董事长徐平被任命为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实际上,这样的主帅换位情况在中国汽车工业逾30年的发展史上尚属首次。徐平和竺延风的“空降”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汽车企业以往“总经理接任董事 长”的常规做法。除了巩固反腐成果外,这番调整在某种程度上也让一汽集团和东风汽车成为了汽车央企“换帅”路径的试验田,为“新常态”下的国有大车企集团 的改革调整提供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地处南方的广汽集团也在今年年中迎来高层人事调整的最高潮。6月25日,广汽集团在2014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进行董事会换届选举,迎来新的决策层班 底。其中,广汽乘用车总经理吴松由一般的非独立董事晋升为执行董事,成为唯一的一名在业务线任职的执行董事。同时晋升执行董事的还有广汽菲克总经理冯兴 亚,他同时获委任为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成员。

随着两者入局董事会决策层,以广汽乘用车和广汽菲克为首的自主业务和欧美业务,其战略意义也将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决策效率加快的同时,更有优质资源的注入。

不懂中国者OUT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全国汽车产销数据,今年5月,全国的汽车产销环比继续有所下降,增速进一步回落。其中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167.69万辆和160.93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7%和1.2%,增幅分别回落14.5和12.7个百分点。

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以及中国政府反腐力度加大的大背景下,豪车以及超豪车市场亦持续冰降,豪华汽车品牌的销量在今年出现了以往1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据媒体统计,刚刚过去的5月份,奥迪、宝马、捷豹路虎在华销量均不及去年同期,奥迪5月在华销量下滑,中断连续26个月的增长;宝马5月中国销量下 降了5.5%,这是2005年1月以来首次滑坡;捷豹路虎5月在华销量同比暴跌32.1%,1-5月份累计销量同比滑落23.0%。

销量增速的下滑意味着收益增速的放缓,这刺激着每一个汽车巨头的利益神经。用销量数据说话,仍然是衡量高管业绩的首要标准。如何针对中国市场的现实,给出快速而有效的策略,是对车企高管的考验。对于企业来说,得中国者得天下;而对于高管而言,不懂中国者注定出局。

6月底,有关“捷豹路虎大中华区总裁高博将于7月离职”的消息不胫而走。倘若消息属实,这是捷豹路虎在短短两个月内的第二次高层人事震荡。就在今年 4月的上海车展前夕,奇瑞捷豹路虎市场销售与服务部执行副总裁、联合市场营销与售后服务机构总裁陆逸宣布离职。据捷豹路虎中国内部人士在5月接受时代周报 记者采访时透露,陆逸的离职正是为捷豹路虎实现国产后销量不济买单。

实际上,为了能在中国市场更好地攻城略地,越来越多的跨国车企加速了在高层管理人员架构上的本土化。

6月1日,原任华晨宝马销售副总裁朱彤正式出任之诺项目实施副总裁一职,此前之诺品牌只设立“品牌管理总监”职位,而这一次却设立“副总裁”职位。 诞生两年,之诺品牌对于宝马而言更多在于政治意义,随着新能源汽车发展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之诺在宝马内部的战略地位也得以提升,这从其对朱彤的任命中可 看出端倪。

而尽管仍没有确切的官方信息发布,但现任菲亚特克莱斯勒(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裁兼总经理郑杰已然是今年7月1日将会挂牌成立的广汽菲亚特克莱 斯勒销售公司总经理的不二人选。翻看郑杰的履历,其在加盟克莱斯勒中国之后,便带领Jeep品牌连续五年实现销量的迅猛增长,而她所带领的团队在中国市场 耕耘多年,深谙在华市场运作之道。

拥抱创业

除了车企出于全局考虑进行的人事调整外,当前汽车市场的竞争格局也加深了汽车人对职业的反思,促使汽车行业人事的进一步动荡。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是部分汽车高管在今年的心情写照。东风裕隆销售总部总部长单志东、郑州日产市场公关部部长、日产中国传播管理总部副总监霍静、雷诺中国销售市场高级总监、东风雷诺销售及市场部部长陈玮相继提出离职。

而在互联网浪潮冲击下,更有汽车高管毅然告别从业多年的传统汽车行业,转投智能汽车和车联网领域,以另一种方式加入到对中国汽车工业历史的改写中。

继原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吕征宇出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后,原广汽丰田副总经理、广汽吉奥总经理高景深也于4月19日加盟乐视超级汽车,出任副总裁一职,负责生产制造相关业务。

自从1989年大学毕业以后,高景深一直在汽车行业里工作,此间并无间断。其履历里几乎所有的经历都是围绕着广汽系统。“应该说到乐视来,是我第一次离开广汽到一个全新的领域,特别是一个互联网领域去工作,这个挑战是非常大的。”

比吕征宇和高景深更早决定转型的,是原沃尔沃汽车中国区董事长沈晖。2015年新年伊始,“受够了”打工的他决定创业,出任博泰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重点负责智能汽车业务。

以沈晖、吕征宇和高景深为开端,传统汽车行业的汽车人转投创业大军,或是中国汽车市场的下一个新趋势。但无论是坚守阵地还是另辟蹊径,无论是企业战 略所需还是个人行为所致,高管的去留虽然能在短时间内给车企注入新鲜思维和动力,但从长远来看,在车企整个体系能力的博弈中,现代企业制度才是立命之本。 如果无法从根本上让企业策略回归正轨,清晰企业本身在中国市场的定位,那么即使是再多的人事调整,也只能是“然并卵”。

【升职】

周先鹏

原职:东风日产党委书记

现职: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

从“党委书记”到“副总经理”的调动并不多见,在东风汽车遭遇反腐风暴后,作为党委书记的周先鹏成为了东风日产新一任掌门人。

在2014年最后一天,周先鹏临危受命接任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一职。外界认为,经历反腐之后的东风日产将步入一系列的震荡调整期,并且从主 流品牌的序列当中滑落至二线品牌。但周先鹏多次对媒体强调“东风日产还是那个东风日产”,其迅速在上下游供应商、经销商、东风集团领导以及公司内部员工等 多方面做工作,以稳定市场节奏和信心。

一系列的举措得到了市场的回报,今年1-3月,东风日产终端新车交付量为24.7万辆,同比增长26.1%,远超行业平均增速。

与此同时,为了促进交付量增长,东风日产1月以来进行了大范围的销售商务政策体系调整,这些调整的目标是减轻经销商负担,促进终端交车量,降低库存水平。

周先鹏在销售岗位上干得如此出色,并非偶然事件。实际上,周先鹏也并不是只会做政治思想工作的宣传领导,其在2001年就已经是东风风神的副总经 理,在东风汽车集团下多个岗位担任过管理负责人,自2010年起担任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党委书记,其对东风日产内部的熟悉程度可见一斑。

在逐渐放缓的市场增速下,东风日产下半年会有多款新车投放,营销爆点较多,对于销量的提升很有益处。在此之前,东风日产在营销手法方面已经做出了很 多全新的尝试,效果明显的同时经销商压力却并未得到实际缓解。因此,在逐渐稳定内部军心之后,如何实现营销和经销商利润同时增长,是周先鹏要面对的更为棘 手的问题。

朱彤

原职:华晨宝马销售副总裁

现职:之诺项目实施副总裁

近十年在豪华车市场风生水起的宝马汽车集团十分重视电动车的研发,不仅独立创建了全新i品牌,并且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下也组建了专门做电动车的合资自主品牌之诺。但由于之诺品牌只有一款产品和两家经销商展厅,所产生的效果远不如i品牌来得猛烈。

在合资自主品牌逐渐要被市场遗忘的时候,华晨宝马宣布销售副总裁朱彤出任之诺项目实施副总裁,在企业内部的行政构架上将原本只设有“品牌总监”的之 诺品牌提升了一大级。此前,朱彤曾先后在市场分析及业务拓展、销售计划及策略、经销商发展等岗位担任过管理职务,拥有比较丰富的销售经验,对之诺品牌未来 的营销推广效果将会提升不少。

只是,此次朱彤需要面对的几乎是一个全新的市场。之诺品牌目前的品牌影响力、产品贮备等都远不能和宝马品牌相比,对于国内众多消费者而言,之诺品牌 几乎就是一个全新的品牌。加上电动车在中国市场推广的普遍性困境,即使华晨宝马给予之诺品牌更多的资源,之诺品牌想要打下属于自己的天地也绝非易事。

事实上,华晨宝马新能源汽车在2011年就亮相上海车展,2013年9月华晨宝马研发中心正式成立并专门设立新能源技术中心。对于新能源汽车领域的 准备工作,华晨宝马走在了竞品的前面,但是近几年电动车在中国市场迟迟无法打开局面,在这种前提下,华晨宝马对之诺品牌的实际投入显得十分谨慎,几乎是以 一种维持最低生存状态的模式在运行。

在今年上海车展上推出全新概念车之后,之诺品牌的内部行政级别也随之提升,业内认为这是朱彤大展拳脚的好机会,而目前之诺品牌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认知度的问题,这一点对于尚未在品牌推广方面有所涉猎的朱彤而言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郑杰

原职:菲克中国汽车销售公司总裁

现职:广菲克销售公司总经理

酝酿了3年之久的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销售公司将于7月1日在上海正式挂牌成立。虽然直到现在,仍有关于广菲克销售公司的总经理人选依然在博弈的消息 传出,并有传言表示或将由广汽高管出任,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现任菲亚特克莱斯勒(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裁兼总经理郑杰担任广菲克销售公司的总经理 一职的可能性还是很高。

郑杰此前一直在菲亚特克莱斯勒(中国)担任一把手职位,对于菲克集团在中国的进口车业务、渠道等各方面的工作都很熟悉,由她出任广菲克销售公司总经理,有利于快速解决和整合广菲克的国产车与进口车之间存在的各种问题和重复资源,对于国产车型的快速推广也是有利的安排。

与广汽此前一直主打的针对家用产品不同,Jeep品牌更为追求个性化的表现,尽管广汽内部的高管在营销层面也拥有不错的口碑,但是对于广菲克销售公司未来主推的Jeep品牌,要熟悉和了解还是需要一个过程。

无论是菲亚特还是克莱斯勒,两家集团在中国市场都有过一个并不理想的历史发展阶段,在“二进宫”之后,无论是广汽菲亚特的国产车型、还是克莱斯勒中国的进口车,表现都没有进入各自领域的二线水平。

弱弱联合之后的菲克集团急需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在稳定内部的前提下,快速推出产品并一炮而红,是广汽集团与菲克集团双方都想尽快看到的局面。因此,更加熟悉Jeep品牌的郑杰无疑广菲克销售公司一把手的最佳人选。

与此前一直经营克莱斯勒进口车不同,国产之后的Jeep品牌如何兼顾个性与销量,这将是摆在郑杰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而此前有关广菲克内部利益分歧较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的传闻频频传出,郑杰能否顺利掌管广菲克销售公司,对于其领导水平也是一种考验。

朱晓彤

原职:特斯拉中国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

现职:特斯拉中国区总裁

2015年新年伊始,朱晓彤从吴碧暄手上接过特斯拉中国区总裁一职,成为特斯拉第三位中国区领导人。

外界普遍认为,朱晓彤虽然在特斯拉资历尚浅,但在推动充电网络建设上的表现以及对公司文化的认同是其能够被任命的主要原因。

于2014年4月加入特斯拉汽车公司的朱晓彤,9个月后从特斯拉中国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升任为特斯拉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这样的晋升速度无论在汽车企业,还是IT企业都并不“寻常”。

履新之后,朱晓彤所面临的是销量低迷、充电网络建设缓慢、人事动荡等诸多棘手问题。因此,他提出从客户体验、市场定位、政府层面的合作以及车主间联动这四个方面入手,以解决特斯拉在华难以真正落地的困境。

在朱晓彤上任前,特斯拉已在全中国建设了超过200个超级充电桩,建成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充电网络,覆盖全国20多个城市。而在其上任后,则誓要在今年把这个数字翻倍,帮车主解决“里程焦虑”。

近日,特斯拉公布了2015年在中国最新的超级充电网络建设规划,计划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重点打造以城市群为核心的七大重点区域超级充电网络和热门超级充电旅行线路。

今年3月,特斯拉CEO马斯克来华,并表达了对中国市场现状的不满:“中国是特斯拉在全世界范围内唯一有多余库存的市场。我们现在还在消化库存中。”

随后,特斯拉调整中国团队以及启动了“2015中国战略”,推出了“空中升级”、“远程诊断”、近乎“零保养”、“回收”等服务来刺激销量。

与此同时,如何进一步加强与各地政府之间的关系、充电标准如何统一协调以及如何在华更精确地进行市场定位,都是横亘在朱晓彤面前的难题。充电网络的建设速度虽快,但销量增长速度与此又是否成正比?这或许将是马斯克对朱晓彤任后考核的一大关键。

【创业】

吕征宇

原职:英菲尼迪中国及亚太区总经理

现职: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

加盟乐视,在传统汽车行业浸淫20多年的吕征宇几乎要从零开始。

“我加入这个公司才3个多月,我感觉好像过了3年一样,原因就是自己工作的方法、方式发生了惊人的转变。” 吕征宇坦言道。

在加入乐视汽车之前,吕征宇曾在韩国大宇、福特、通用、法拉利、英菲尼迪等多家跨国公司工作,担任法拉利中国销售总监、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等职。

吕征宇要面对的不仅是全新的造车思维和体系,更有来自外界的质疑。当爱讲故事的贾跃亭宣布进入汽车行业之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又在画大饼”,而吕征宇要做的则是带领这支创业团队,让这个疯狂的梦想从纸上走向现实。

要成就能“定义未来”的智能汽车,生产制造是乐视汽车无法绕开的环节。一款符合国家要求和标准的样车,是乐视实现“SEE计划”及其“互联网思维”的前提和载体。按照吕征宇的说法,乐视汽车已经开始研发并且准备开始进入制造状态。那么,谁来制造?如何制造?

尽管2014年底,国家发改委公布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投资项目和生产准入管理的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已经在为纯电动车生产准入条件“松绑”,但对于刚刚起步的乐视汽车来说,“准生证”问题在短时间内仍然难以解决。

在这种情况下,乐视也开始频频接触传统汽车企业,意图“曲线”实现造车。继与北汽集团以及英国超豪车跑车品牌阿斯顿-马丁合作研发车联网项目之后,乐视在今年5月接洽众泰,而洽谈内容就涉及整车制造等方面的合作意向。

除了让造车项目在中国市场实现落地,吕征宇还要开始思考如何将自己多年的传统汽车从业经验和乐视所标榜的无限制互联网思维实行无缝隙融合,让乐视汽车在这个竞争日趋残酷的全球最大市场中开疆辟土,以争得属于自己的一席之位。

“我不惧别人的挑战。”吕征宇如是说。“人生有多少个十年”这句话放在吕征宇身上,恰如其分。或许,在这一场裹挟着概念与炒作、颠覆与迭代的“造车大计”中,他要挑战的,只有自己。

【调任】

徐平

原职:东风汽车董事长

现职:一汽集团董事长

作为中国汽车行业最高级别的调任,徐平从东方汽车董事长调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在业内引起的反应不小。作为一名老东风人,徐平进入东风汽车30余年, 从二汽干到了东风汽车公司,历任多个公司的多个岗位。自2010年掌管东风汽车以来,东风汽车公司的进步明显,特别是其提出的“大自主、大协同、大发展” 思路,更是调动起了东风汽车集团各个板块之间的活力与积极性。

徐平上任之前,一汽集团自2013年被卷入反腐风暴,包括原董事长徐建一在内的百余名高管被调查,打破了一汽集团内部原有的利益链条,内部更是人心 惶惶。而作为东风人的徐平在一汽并没有任何利益瓜葛,调其前往一汽集团担任一把手,除了其资历与威望可以服众之外,也可以巩固一汽反腐的成果。

一汽集团在自主品牌发展方面一直没有清晰的思路,欧朗、夏利、红旗品牌投入与负担都很重,而合资企业除了深陷各种质量问题泥潭的一汽-大众销量尚可 之外,其他如一汽丰田、一汽马自达等均表现平平。而徐平在掌管东风汽车之时,有效地解决了旗下各合资企业之间的资源利用问题,在其执掌下,一汽集团与丰 田、大众等世界汽车巨头的合作或将打开新的局面。

任思明

原职:奥迪公司副总裁负责欧洲销售事务

现职: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总经理

今年1月,负责欧洲市场业务的副总裁任思明被调到一汽-大众奥迪事业部担任总经理职位。现年57岁的任思明出生于德国乌柏林根,于1994年加盟奥 迪公司,最初负责中央零售市场部的拓展和领导工作。从2004年起,担任奥迪中央市场部总监,2009年担任奥迪德国销售总监。自2013年2月1日起, 任思明开始负责奥迪品牌除德国以外的欧洲国家和地区的销售工作,任奥迪公司副总裁负责欧洲销售事务。

奥迪品牌在中国豪华车多年稳坐销量排行第一名的位置,任思明接手过来的一汽-大众奥迪品牌已有超过55万辆年销量的规模,而中国市场如今进入“缓增 长”阶段,之前快速扩张导致的经销商生存压力过大等问题频现,奥迪未来如何继续领跑豪华车市场,成为考验任思明营销手段的第一难题。

任思明也多次向媒体表示,其任务就是保住奥迪品牌在中国市场的领军地位,相比较增速来说,他的首要任务更多是如何巩固奥迪目前的市场份额。

在奥迪已将旗下几乎所有车型和系列导入中国市场的背景下,任思明可以使用的应对之策,应该就是凭借其在欧洲多年的经验,结合中国市场的需求推出更多人性化的服务来巩固奥迪品牌在华的地位。

竺延风

原职:原一汽集团董事长、中共吉林省委副书记

现职:东风汽车董事长

从政多年,同样汽车人出身的竺延风,此次回到汽车行业可谓如鱼得水。

相比竺延风之前掌管的一汽集团,东风汽车在市场化程度方面有着较为明显的优势,在“大协同”思路的指导下,东风汽车旗下原本羸弱的自主品牌如风行、风度、风神等各自导入了合资企业的优势平台和技术,使得其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大幅提升。

然而,竺延风的任务也不是轻易可以完成的。他本人曾对媒体表示,当前摆在东风面前的有三大任务,分别是新能源车、自主品牌和互联网自动驾驶等新技术在汽车业的应用。这三大板块对于如今的东风汽车来说都是短板。

由于此前技术积累主要在商用车领域,东风汽车在乘用车领域的技术积累可谓薄弱。此次竺延风重点强调自主品牌的发展,显然是希望在这个领域有所建树, 与前任对自主品牌主抓技术导入不同,竺延风更为看重对自主品牌力的提升,而如何打造品牌力也成为了东风汽车旗下自主品牌未来的另一个重要考验。

东风内部仍然存在并购与整合力度不够、事业板块分割、发展不均衡等弊端,制约着企业的发展,这些都需要竺延风一一解决。根据竺延风此前在一汽时大刀阔斧式的改革,东风汽车或将迎来一个新的快速发展阶段。

蔡建军

原职:长安PSA分管营销副总裁

现职:调往长安汽车另有任用

“当我接到这样的调整,我也有少许的伤感,因为我就要离开那些一起为这一全新品牌打拼并让我荣幸的DS经销商和营销团队了。”今年3月2日,在这一封发给经销商和销售公司全员的告别信中,蔡建军如此伤感地写道。

当天正式卸下长安PSA副总裁、销售公司总经理一职的蔡建军,将调回长安汽车,利用其在合资企业积累的营销经验,反哺长安汽车其他领域发展。但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直到目前,长安汽车方面仍未对外宣布蔡建军的具体任职信息。

在蔡建军四年的带领下,DS品牌销量虽然与之前相比有了大幅的增长,但在长安PSA尤其是PSA集团看来,仍然和理想值有一定的距离。去年DS一共售出了2.67万辆法式豪华汽车,仅实现了年初设定的5万辆目标的53.4%。

但不可置否的是,从2010年11月加入长安PSA合资公司筹备组,启动DS品牌在中国市场的推广,到2012年首次登陆中国,从一年上市三款进口 车型到一年之内上市三款全新国产车型,建立起70多家经销商网络,累计销售近3.5万辆,并于2014年底进入豪华汽车品牌前十,蔡建军对DS品牌在华的 推进发展功不可没。

在其离任后,由原分管采购副总裁徐骏接手,与DS总经理陈国章联手一起继续推进DS品牌未完成的任务。

今年年初,长安PSA发布了2015年“43210战略”。战略明确表示,DS品牌计划有效经销商运营能力提升4倍;单月零售量提升3倍;市场投入效能提升2倍,并力求在2015年实现盈亏平衡。

为此,DS也计划在汽车电商板块增加筹码,例如与易车、京东、腾讯三大网络巨头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打造全新一站式车电商平台;同为作为国内首家与打 车软件鼻祖Uber(优步)合作的整车厂,双方将通过品牌和市场合作,实现资源互换、渠道共享,建立业内独树一帜的汽车销售和使用新模式。

在蔡建军的任上,DS一直未能达到关键的盈亏平衡点“5万辆”,尤其今年在中国车市整体增长趋缓的情况下,今年一季度仅售出4254辆豪华轿车的 DS前路仍充满阻碍。但另一方面,也正由于DS目前规模较小,因此其“可能性”还有很多,“徐骏 陈国章”这一组合最终能迸发多大合力,仍有待观察。

高博

原职:捷豹路虎中国大中华区总裁

现职:未知

尽管截至发稿前,捷豹路虎中国大中华区总裁高博即将离职一事仍未被官方证实,但从今年4月IMSS(捷豹路虎中国与奇瑞捷豹路虎成立的联合市场销售与服务机构)机构总裁陆逸的出走可以看出,捷豹路虎在华的人事动荡或许才刚刚拉开帷幕。

根据《经济观察报》称,如无意外,高博将于7月初离开捷豹路虎,前往欧洲市场担任负责人。

若消息属实,高博将会成为继陆逸之后第二位出走的高管。事实上,在捷豹路虎开启国产化进程的前几年,在高博的带领下,公司在华的销量节节上升,在中 国豪华车市场的份额从第六位蹿升到第四位,同时经销商网络和基础设施不断完善,还搭建了慈善公益事业体系,为捷豹路虎从小众品牌向大众豪华品牌过渡打下根 基。

2014年初,高博升任捷豹路虎大中华区总裁。而同年捷豹路虎在华共售出12万辆汽车,在豪华车品牌中销量排名第四,仅次于奥迪、宝马和奔驰。

然而从去年年底开始,国产揽胜极光车型于今年2月上市后,再加上“3·15”的沉重打击,捷豹路虎在华的销量一落千丈。最新数据显示,捷豹路虎今年 5月销量从10880辆同比暴跌32.1%至7389辆;1-5月份累计销量从50925辆同比下滑23.0%至39204辆。

有分析称,高博去年的升任,表面上看是对职位进行了提升,但实际上只是在进口车业务方面加大了权力,对合资公司奇瑞捷豹路虎依然没有管辖权。而当时IMSS机构的设立就是为了把进口和国产业务进行更好地整合,但显然从陆逸的离职可以看出,该机构存在的矛盾正日渐加深。

6月1日,捷豹路虎中国和奇瑞捷豹路虎联合宣布,任命毕少朴为联合机构总裁,同时任命胡俊为联合机构常务副总裁。

有业内人士猜测称,这意味着IMSS机构将迎来新一轮大规模的梳理和变革,这或将是一场在IMSS内部掀起的基于权责重新划分的深度调整,整个机构都要重新定位。而这对于刚实现国产化的捷豹路虎来说,则是许胜不许败。

【离职】

皮耶希

原职:大众集团董事会主席

现职:未知

正当大众汽车朝着全球第一的宝座前进时,这个帝国的缔造者皮耶希却黯然辞职,成为了由他自己发起的驱逐首席CEO文德恩的权力斗争中的牺牲品。

皮耶希的离职完全称得上是大众一个时代的结束,只不过这一举动显得十分戏剧化,留给人们的猜想无数。彼时有业内分析认为,皮耶希的离去是大众权力层 的一次地震,可能预示着大众运营方式的重大转变。随后的事实应验了这一猜测,有海外媒体报道称,大众汽车在架构上将进行调整,计划将旗下12个品牌重新划 分为四个集团,并将于10月前正式公布。

必须肯定的是,皮耶希依然是大众汽车最伟大的掌门人之一。其在担任大众品牌和奥迪品牌首席执行官期间,成功地带领这两个品牌实现了飞跃性的突破,业 绩获得大幅度提升。在执掌大众汽车集团之后,大众汽车成为欧洲第一大汽车制造商。在保时捷收购大众汽车的收购案之中,成功翻转实现对保时捷的吞并,可以说 皮耶希成功地塑造了大众汽车这一代的王朝盛世。

皮耶希家族依然掌握大众汽车集团13%的股份,对于大众汽车这样的构架来说,皮耶希家族依然有翻盘重掌大众汽车的希望,只不过在此之前,皮耶希需要等待观察文德恩和他的支持者所做出的改革效果。

【跳槽】

孙晓东

原职:吉利汽车销售总经理

现职:观致汽车市场与销售执行副总裁

去年12月17日,在观致3都市SUV上市后的第二天,于同年10月辞去吉利销售总经理一职的孙晓东接下观致汽车市场和销售执行副总裁一职,主抓观致未来的销售工作。

在去年全年一共售出不到7000辆的情况下接手观致,孙晓东曾几番对外界感叹确实“压力很大”,但“玩的就是心跳”,自己喜欢挑战并接受这个挑战。

对于在汽车行业市场和销售领域拥有丰富经验的孙晓东来说,如何让观致在销售有所起色的同时,品牌被更多人熟知,是其上任后的首要工作之一。

除了对观致的架构体系进行调整,在新任CEO墨斐到来后,孙晓东亦开始对观致的人力成本作进一步精简,并预计到今年底裁员20%,称“要回归常态”。

在本届上海车展上,孙晓东为消费者带来了一个全新面貌的观致汽车,并表示未来观致将从品牌建设、渠道革新、产品线拓展、消费者体验等多个层面冲入新的发展阶段。而今后互联网与电商之间的结合将是观致的一大突破口。

今年6月1日起,观致正式启动“e-观致”电商战略,通过电商平台和实体经销商合作模式,为消费者提供“线上销售、线下服务”的定制化体验。

孙晓东认为,通过引入电商,观致可以重新考虑经销商怎么可以做成轻资产、重网络。重网络是指互联网的概念,要注重网上能力的提升,尽量利用社会资源满足客户需求,而不是盲目地发展更多网点。

在经销商网络上,他表示观致今年的目标是翻倍,年底经销商达到151家。据悉,5月份,观致在成都、长沙和上海的3家经销商销售实现破百。同时数据 显示,今年5月观致销量已达到1681辆,同比提升79%。随着销售网络的扩张和新产品的增加,孙晓东信心满满地表示“后续销量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