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俊伟:关心企业家的健康非常迫切,,

杨俊伟:关心企业家的健康非常迫切,,

2018-02-20 15:03 作者:小编

杨俊伟:首先,我要感谢搜狐网站能够给予这么一个平台。感谢波司登的大力帮助。

我今天想讲的主要是三个方面的题目。第一,跟大家讨论一下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题目。第二,如果我们讲一个企业的健康、一个企业家的健康,我们怎么做。第三,我们如何保证我们的健康和持续发展的稳步进行。

首先讲一下我参加这个研讨会的感受,这是我第一次参加非医学领域方面的研讨会。在座的除了我以外,不会再找到第二个医生了。但是和各位经济界的专家们和企业家们交流,对我个人来说受益非常大。因为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探讨我们面临的另外一个共同的问题。所有的问题归结到底都是经济问题,如果经济问题不解决,什么问题都不太好解决。而一个社会,比如说我们国家目前经过几十年的改革下来以后,对中国来说,一个最根本的改变不是我们有钱了,而是整个国家的经济上的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医学领域上面,我们过去的传统的医学治疗理念、概念也发生了非常根本的变化。医院已经不再是一个有病才能去的地方,你为了健康,在你没有病、亚健康的情况下也需要去。对医生的要求,已经不再是他能够治好一个病了,他不光要会看一个病,同时要找到那些可能会得疾病的人,所谓亚健康的人,而且可能还要找到处于高危状态下的那些人,给他们有足够的建议。

我们都知道古时候有一个名义叫做华佗,这是传说中的事,没有什么考证,但是华佗为什么说他非常有本事呢?因为他只治自己能治的病,他说他的医术不如他的大师兄,因为他的大师兄是治未得的病。就是还没有病之前他就给看好了。看好这个病人,人家觉得你的本事很大。而实际上如果这个医生能够找到正准备发病的、或者是给整天焦虑的人摆脱烦恼,他对于整个社会、对于整个家庭的贡献就非常大。今天我们讨论一个企业的发展,企业家,我们今天关心企业家的健康,为什么要关心这个问题?企业家是一个平常人,但是他们做了一些不平常的事。因为这个社会、这个企业赋予他们非常重大的责任。这些人肩负的任务决定了他们与别人不一样,这些人的健康和行为往往要决定一个人的好坏。而这些人如果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在这个位置上工作,不光会影响一个企业的发展,有时候甚至会断送这个企业,这个时候企业家的健康变得非常重要。因为他关系到千家万户的人。

原因归结起来有三个方面:第一方面,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自杀。第二方面,由于各种不可知因素造成的意外死亡。比如说凶杀案、各种各样的原因。所以我们要注意各种自我的保护。第三方面,在没有任何先兆情况下,这些企业的管理者们发生的猝死。比较典型的是爱立信中国的前总经理、青皮前总经理、均瑶前董事长,这些人都是在没有先兆的情况下突然造成的死亡,这样的话,对整个企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如果我们把这个问题扩展开,不光是企业家,在企业家身边的一群中层的、非常专业的职业管理人,他们也同样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非常繁重的工作,这些人的健康和企业家们一样也是非常重要,如果这些人的健康受到了威胁,也是非常麻烦的事。

第三,中国目前作为我们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来说,卫生面临的问题。因为中国目前两个大事:第一,老龄化,上海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在未来十到二十年之内,几乎所有的大城市都会出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中国逐渐在衰老,以至于外界都有这样的评价,和印度区别,印度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年轻国家,中国可能是一个发达国家,最后会变成一个老龄的国家,以后我们没有足够的后生去照看我们。一个最大的高峰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这些人老了以后,到了六七十岁,这个人口老龄高峰一定会到来。第二,在七十年代开始中国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的文化社会经济产生非常巨大的变化。我们几乎在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内完成了西方社会在五十年甚至一百年才完成的工业化和财富蓄积的过程。过去所有人可能还有吃不饱肚子的经历,可是在这十五年,你经常在为下一顿吃点什么要想半天,因为好吃的太多了。现在医生面临的最大问题已经不再是因为像过去一样各种细菌、不好的东西造成身体的损伤造成的疾病。而很多是因为营养过剩、很多生活方式的不合理带来的疾病。我们讲几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比如说高血压,中国现在13亿人口,高血压的发病率是8%到12之间,就算10%,中国现在有1.3亿的高血压,在这1.3亿的高血压中,不到30%的人到医院去查过血压。在这两三千万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服药,也就是一千多万。这一千多万人中,不到20%的人血压是降到正常。也就是说,全中国有1.3亿的高血压,只有二百万的人的血压是降到正常的。以至于中国的心血管的发病率全世界最高。在前年,大庆、北京、上海有十个城市在做人群调查,糖尿病的发病率是8%到10%,这意味着中国又存在着一亿多的糖尿病人,如果我们扣掉一些边缘地区糖尿病发病率比较低,预计在五千万左右的糖尿病。五千万的糖尿病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因为在五千万糖尿病人中,60%的人会因为糖尿病造成糖尿病肾病,也就是三千万人,在未来的十年和二十年等着。我们顺便再提一个数字,全世界透析病人最多的是美国,发达国家占到全世界90%的透析机器,中国尽管我们有全世界90%的病人,但是我们只有全世界10%的机器。美国一年透析2007年花掉260亿美元,可以打一场海湾战争,他一年透析就要花掉这么多钱。这个钱连美国政府、NIH都承受不了,他必须要用民间组织来筹钱来给这些人看病。因为在美国的概念,需要透析的人就是一个病人,就需要政府出钱为他看病。目前对于中国来说,一个发展中国家,在改革开放带动进入发达国家的过程中,还有我们的短腿的地方。有些方面,如果不先做的话,等到发生的时候,代价就是巨大的。所以我们要先做,怎么样先做呢?就先从企业家们做。

第二,我们怎么去确认自己的健康,这牵扯到健康管理的问题,健康管理是一门学问,在医学中是一门新兴的学科。北京有一个体检公司,原来有一个301退下来的医生做健康体检,是从SARS的时候退下来的一个医生,现在健康体检普及得非常好。健康概念,就是从个体的人群中所有影响健康的危险因素进行管理、检测、分析,对于这些受检测的人提出一个健康报告。在座的各位不是做生命科学的,所以不是特别清楚这样的事。在过去的五年和十年,生命科学的进步远远超过了大家的想象。比如说人类基因组计划,就是基本上把人的所有DNA的序列搞清楚,控制你生长的基因的序列搞清楚。正是因为基因序列搞清楚了,控制疾病的很多基因也搞清楚了,我们要找到有多少基因是造成疾病的,去研究这些基因。这些基因的序列就是核酸胺序列。我们可以通过核酸胺的数量知道你这个人的身体大概有什么样的情况。控制高血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蛋白质,一个是血管紧张数转氨酶,还有一个是血管紧张数转换蛋白质。这个核酸是有长短顺序的,尽管我跟张老师这方面绝对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一点差点,所以会差这几个东西,决定了你的转氨酶会比我的转氨酶效果高一点,这高的一点,就决定了你血液里面的水平是高一点。决定了你用降压药的效果好一点。第二,生物分子学也有突飞猛进的发展。这些对于各位身体的健康都非常有用,而且副作用控制得非常低。

我们怎么用这些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健康管理,对于所有人每年一次非常好的体检就变得非常重要。因为我不是做体检,我本身是做大夫,我也不知道哪一家体检公司做得最好。我在这方面有一个经验。你必须到以体检为背景的综合性的医院去做。一年最好做两次,保证检测的过程。因为对我们医生来说,有时候我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看你这个化验单对不对,对于我来说这张化验单没有意义。它有一个变化在里面。我见过每个人之间存在的明显的差别。

第三,我们在平常的日常工作中,我们怎么能够,因为你一年只能做一次体检,你不做体检的时候怎么办?因为这些职业经理人、企业家、社会经济学家、所有的大众,在社会中受过好的医学教育的人比例很少,绝大部分人没有好的医学背景。另一方面,因为我们宣传、知识普及的教育造成很人对疾病的认知有问题。认为吃的好了、认为锻炼锻炼,就不会生病。这些因素都造成我们对疾病、健康的概念上面有问题。你怎么去做?所以我这里提几个非常简单的所谓自己检测自己身体健康的简单的方法:第一,体温。第二,体重,第三,脉搏。第四,血压。这四个是最关键的控制的指标。如果你莫名其妙的在一个礼拜、两个礼拜之内出现体重一下掉得很厉害,一定有问题,或者体重增加很快,也一定有问题。我的老师在医学院教过我一句话,一个正常德人在正常工作的时候,你不会感受到你身上任何一个器官在工作。比如说我在看你,我并不觉得我眼睛在工作,我并没有觉得我的心在跳,当你觉得哪一个脏器在工作的时候,基本上你那个脏器就出问题了。这些我在这么多年做医生的过程中,我跟病人在谈的过程中,要教给他。你在记住这句话之后,第一,体温的变化,36到37度的体温,如果过高或者过低的体温,你要小心。第三,脉搏,英国人做了一个统计,他做了20年的统计,看心律和猝死之间的关系。他得出一个结论,比如说我坐在那里和我休息的时候,如果心律超过80下,他猝死的机率和低于80下的机率差8倍。我们早上起床的时候数一下脉搏,如果脉搏在55到65之间,没有问题。你在运动,像我这样,在75到85之间,不要超过90,短时间内迅速爬五楼,会在100下。如果你平常坐在那个地方,摸一下脉搏,80、90下,肯定有问题。你一辈子要活70年,会有多少分钟,会跳多少下,心肌的运动寿命是有限的。我们医生的考虑就是稍微用一点药把心律降下来。比如说爱立信中国总经理杨迈,他很可惜,我知道他们做通讯的老总们有一个习惯,特别是国外公司的老总,他们都是空中飞人,经常飞来飞去。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时差,今天罗马,明天到纽约去了。所有的老总们都有一个毛病,下了飞机以后不休息、不洗澡,先去健身房健身,出一身汗再干其他的。人一天24小时有节律周期的。你发现一个人出现死亡绝大部分是凌晨,因为那个时候是激素反应最低、应急能力最低的。所以死亡的人绝大部分是在3点到6点之间。他是有节律的。如果因为人为的长时间的飞机强制性的飞行,再倒时差,再通过运动是非常可怕的。剧烈运动,第一,大量的耗氧,产生乳酸。第二,出汗,电解质丢失,造成低血碱。美国医学会做过一个统计,美国早上晨跑锻炼的人猝死,80%跟低血碱有关系。我们医生倡导做锻炼,但是你不要乱来。一定要医生告诉你怎么做,你不要以为 剧烈运动就是好事。

1999年我去美国做讲座,他们请了一个诺贝尔医学将的获得者演讲,那个人打开演讲的第一个照片就是,西班牙的一个运动员家庭,但是那个家庭没有一个人活过45岁。所以我跟我的病人讨论,我从来不建议他们剧烈运动,我推荐的运动是散散步、游泳,如果你想跑步,慢跑,我从来不建议打网球、打棒球,因为这不是我们常人干的事。一个礼拜做一次剧烈运动绝对没有好处,运动最重要的是一种生活理念,是一种生活习惯,而不是一个强制性的行为。

我这里讲得比较乱,因为时间太短,没有办法说。我衷心的希望所有的企业家、所有的职业管理人都有一个非常健康、非常好的身体,希望我们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有一个很好的身体,因为你们的健康才决定了中国经济的健康,而中国经济的健康才是我们立于世界潮流之林的根本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