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看得见的人间悲剧,看不见的信用社会,中国社会整体信用环境,纳税信用等级

肖锋:看得见的人间悲剧,看不见的信用社会,中国社会整体信用环境,纳税信用等级

2018-04-20 14:06 作者:小编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订阅《投资的艺术》,洞察投资趋势

看得见的人间悲剧,看不见的信用社会

■文|肖锋?《中国新闻周刊》总主笔,功夫财经X嘉宾

阅后即焚

中小企业之所以融资难,是因为它没有相应的抵押物给银行,银行就不会给你钱。而银行呢,常常都是锦上添花,从来不会雪中送碳。

中国一大经济难题就是,一边大量资金闲置,憋着去炒股炒房,另一边企业需要钱又贷不着款。中间就缺“现代社会”所代表的契约精神,就缺基于个人行为又带有惩戒作用的信用体系。无此,中国的商业生态就好不起来,于欢杀人的悲剧就还会发生。

“辱母杀人案”进入二审,大家看结果吧。假如不当旁观者,我们每一个人面对事件时该如何抉择——假如你是当事人,你会怎么办?

首先,假如你是于欢你会怎么办?诉诸法律,肯定不会有好结果。动刀杀人肯定防卫过当。至于是否量刑过重,肯定重了,但远非无辜。你手刃污辱者,就得做好伏法的准备。

第二,假如你是放高利贷的你会怎么办?按照2015年施行的司法解释,民间借贷年利率在24%以内的予以保护,24-36%可保可不保,而超过36%的利息部分,不受法律保护,非但不保护,还会被追回。怎么办?只有找黑道。事实上,高利贷+黑社会成为当地的一大生态。当事人双方都默认并签了协约。如果你借钱给别人,别人不还,在中国有两条路:第一诉诸法律,可能永远没有结果,花钱又费时间。第二找黑社会的,干净利索,但是涉嫌违法。请问你走哪条路呢?

第三,假如你是警察会怎么办?警察是否不作为,二审将会有录像来说明。但这种事件多了,只要不动手伤人,不酝成群体性事件,警察一般不会干预。还记得天津老太太气球摆摊案吗?因为气枪是威胁社会稳定的器具。你知道警察的任务了吧。是,高利贷背后可能有官商勾结,黑社会人员有污辱人嫌疑,但一个基层普通警察能怎么做呢?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可能会问气节呢职业操守呢,可我要说饭碗呢。

第四,假如你是银行你会怎么办?苏银霞在2015年前后因经营困难即四处举债;银根紧缩,银行对钢贸商基本不放款,她多次以各种方式借贷,以维持经营。苏已到了拆西墙补东墙地地步,还被曝拖欠工人工资,甚至曾涉嫌集资诈骗被逮捕。银行之前已经借过一千万给她,这次苏不惜借高利贷就是为还上期银行贷款的。可这次银行犹豫了……国有银行的规矩是,要不你有抵押,否则不会放款。那给国企贷款呢,有些早就资不抵债了。废话,人家是国企……

如果你还原事情现场,设身处地当某个当事人,而非旁观者义愤填膺,你会发现,你是哪个当事人都会很难办。

难道我们就没有第三条道路吗?有,就是要建立一个信用社会。但我知道这很难。

共享单车创始人声称,要建立全国的信用体系,不按规矩停车的或破坏共享的都记录在案。美好的设想是,所有的征信系统如果都能打通,将那些不守法的、不守规矩的,一律记录在案,让他们今后房贷、借款、买房包括应聘都受到影响。那不很好吗?可这在当下基本是天方夜谭。

如果有一个统一的信用体系,来给贷款人背书,来惩戒,就不会出现借贷信息不对称、贷款不还、黑社会介入这种情况了。是吗?可没那么简单。建立信用体系的人首先要讲信用!

大家知道,浙江老板之间吃一顿饭就可以拆借几百万几千万,因为浙江长期以来就有地下钱庄的基础,它的根基是地方的血缘和地缘关系。你不还,还有你的家族,你祖上的声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但靠地缘血缘的民间拆借不能解决巨量的民间借贷问题。社会需要一个大家公认的信用体系——所以从这一点上说,马云们的贡献是巨大的,电商平台让陌生人之间可以交易,并可实施小额贷款,这是打造现代型陌生人社会的巨大进步。

而山东冠县这个地方,三省交界,史上流民聚集,没有一个信用的基础,既没有浙商乡土关系也没有淘宝网上信用,商业生态趋于贫瘠化和黑社会化就很自然了。而资金需求又是旺盛的,于是以黑社会为背景的借贷公司就应运而生。毕竟,高利贷也是贷款啊。

同理,黑社会它也是“社会”啊。

现代意义的“社会”一词来自日语。汉语“社会”原意是祭祀的聚会。中国封建社会,在个人(家族)与朝廷之间,有个巨大的空白区,于是就有所谓江湖,就有黑社会填入。

“辱母杀人案”的悲剧就在于缺乏一个现代型社会来调解。不是还有警察吗?只要不违法不反政府,呵呵。

中小企业之所以融资难,是因为它没有相应的抵押物给银行,银行就不会给你钱。而银行呢,常常都是锦上添花,从来不会雪中送碳。

浙商靠基于地缘和血缘关系的钱庄或同行拆借来解决问题。这就是浙江民间的社会资本。谁借不借到钱是靠乡里关系和名声的。社会学上对社会资本的定义,可简单归为人们的社会地位给他带来的资源。宋江没钱,但宋江靠江湖义气可以当起“及时雨”。梁山泊与黑社会只一线之隔。

所以,民间关系必须让位于契约关系和信用体系,商业文明才会进步。

中国一大经济难题就是,一边大量资金闲置,憋着去炒股炒房,另一边企业需要钱又贷不着款。中间就缺“现代社会”所代表的契约精神,就缺基于个人行为又带有惩戒作用的信用体系。无此,中国的商业生态就好不起来,于欢杀人的悲剧就还会发生。

金点子

闲置的资金在炒股炒房,做实业的企业贷款困难,没有抵押物给银行就贷不到钱,中间层又缺乏契约精神,你觉得我们该如何重建信用体系?

欢迎到评论区留言,把你的金点子分享给大家。

- 本周热文推荐 -

关注功夫财经,回复「热文」,马上查看:

1.《马光远:房地产得了疯牛病》

2.《肖锋:奋斗的中产跑不动了怎么办? 》

3.《财经麻辣姐:别傻了,买房才是阶层逆袭的唯一机会》

文章版权归“功夫财经”所有

欢迎转载分享

商务合作,请回复“合作”

▼点“阅读原文”,听时寒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