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昏迷20个月 8旬老翁悉心照料将其唤醒(图),,

老伴昏迷20个月 8旬老翁悉心照料将其唤醒(图),,

2018-04-20 20:47 作者:小编
83岁的他照顾75岁的她,就像家长对小孩子一样。 本报记者 胡雪柏 摄

83岁的他照顾75岁的她,就像家长对小孩子一样。 本报记者 胡雪柏 摄

社区:石景山瑞达小区

姓名:张亚兴

年龄:83岁

社区评价:好老伴

本报讯 (记者唐琼)因难以确诊的脑部疾患,老伴陷入昏迷近20个月,已经年届八旬的张亚兴老人悉心照顾,终于把75岁的老伴汪淑尊唤醒。在张亚兴的照顾下,如今,醒来的老伴已经能够下地走几步。

2008年9月26日老伴陷入长期昏迷

“她只有我一个,我不管她,就没人了。”

张亚兴与汪淑尊住在石景山瑞达小区。汪淑尊的儿子多年前因故去世,而几个姐妹又都住在北京远郊或者外地,他和老伴相依为命。

2008年8月,年届72岁的汪淑尊陷入了一场莫名的连续低烧,她吃了点儿药,依然坚持在社区奥运志愿者的岗位上。到奥运会结束,病情加重。张亚兴带着老伴辗转了几家医院,也没能确诊病因。

病势汹汹,9月26日,陷入昏迷的汪淑尊被送进了301医院重症监护室。伴随着发烧,还出现了抽搐以及腿部浮肿等症状。“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两个多月,医生说希望不大了,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料理后事。”那时,张亚兴已经80岁。老伴始终昏迷,每天都往返于医院,邻居们都看得心疼,他却说,“她只有我一个,我不管她,就没人了。”

为了方便照顾,2008年11月,张亚兴把老伴转到了离家较近的航天部医院。

2008年至2010年看电视寻药学按摩

“家到医院的公交车,我坐了有1000多个来回。”

在航天部医院住了几个月,汪淑尊依然昏迷。看着老伴只能依靠营养液维持生命,张亚兴心急如焚。“我给她喂点儿米浆,行吗?”从医生那里得到了可以试试的答复,从未进过厨房的他,每天6点就起床,把核桃仁、小米、鸡蛋、萝卜这些东西,放进豆浆机里,打碎煮成糊,然后用保温瓶装上,坐车到医院。

护工通过鼻管把营养糊打给老伴。张亚兴就对着老伴,聊聊家长里短。“她以前就是个热心人,愿意关心这些事儿。”

由于难以确诊,加上汪淑尊病情危重,医院除对其进行维持生命的护理外,还进行过多次抢救。心急如焚的张亚兴通过电视和网络给老伴找药、学习按摩。“看电视时候,就专门看有没有治肺治脑子的药,有就记下来,买回来让她吃。”

张亚兴说:“家到医院的公交车,我坐了有1000多个来回,直到2010年底把老伴接回家。不管刮风下雨,每天最少两个来回。司机都认识我了,有时候看我赶车着急,都会等会儿我。”

2010年4月的一天昏迷19个月现转机

“老伴打人了,我高兴得3天没睡着。”

张亚兴清楚地记得,转机出现在汪淑尊住进航天部医院的第19个月(注:2010年4月)的一天。那天,他照常拎着营养糊到医院,刚进病房,护工就告诉他,先前你老伴抡着胳膊打人,嘴里叽叽咕咕的嘟囔了一阵。

回忆起那一天,张亚兴的眼眶红了,“这是昏迷一年多以来她头一次有反应,老伴能打人了,当时我高兴得3天没睡着。”

那以后,在她眼前挥挥手,她的眼珠子有时候会动一动。

看着老伴在好转,张亚兴借来了轮椅,“正常人在床上睡几天都受不了,她都睡了十几个月了,让她坐起来换换姿势。”开始,他只是推着老伴在医院的过道里来回走几趟,边走边跟她说话。再过了一段时间,张亚兴大着胆子,把轮椅推出了医院,“一样一样指给她看,这是汽车,红色的。这是松树。”慢慢的,再看见这些东西,汪淑尊也能叫出它们的名字了。

2010年年底,张亚兴把在医院住了1年多的老伴接回了家。

如今 能扶着下楼晒太阳

“阎王爷不收我,你把我抢回来了。”

刚回家那会儿,汪淑尊只能躺在床上,也不认识别人。

毕竟是八旬老人,张亚兴又有高血压,在邻居和亲友的建议下,张亚兴给老伴请了一个护工。“干了两个月就不干了,太繁琐又累。”

除了他。

夜里得两个钟头起来一次,让她大小便,否则会尿在床上。经常得擦澡、翻身,不然容易得褥疮。

经常陪她说说以前的事儿,不管听不听得懂,鼓励她“要坚强,要勇敢”。

慢慢的,汪淑尊能想起来一些以前的事儿,张亚兴每天都让她到轮椅上坐一会儿。再后来,怕她腿部肌肉萎缩,鼓励她扶着窗台试着站起来,试着跺跺脚。“以前跺脚跺20多下就喊累,我就让她坚持。现在已经能跺80多下了。”

如今,小区里经常能看见张亚兴陪着老伴在楼下晒太阳。“扶着楼梯把手,搀着她的胳膊,能自己走下楼去了。”说起老伴的进步,张亚兴脸上全是笑容。

张亚兴说,有时候老伴会突然心清眼明地说一句,“阎王爷不收我,你把我抢回来了。”

特写

“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照顾她”

昨天,汪淑尊60多岁的妹妹坐了4个多钟头的车,从顺义来石景山看姐姐。刚见人,汪淑尊依然像妹妹前几次来探望时一样,没想起来是谁。张亚兴鼓励她想想是谁。汪淑尊突然笑着说,你是我妹妹。

妹妹高兴地给姐姐一个拥抱,姐妹俩聊了起来。张亚兴悄悄告诉记者,“以前的事儿她记得一些,名字也记得,就是人名和人对不上号。”

一会儿,张亚兴鼓励汪淑尊站起来,自己去卫生间。看着老伴从床上坐起来,再站直了,慢慢地往卫生间走,张亚兴一直跟在一旁作保护。“20多天前还只能扶着把手走呢,现在能自己走了。我哥(张亚兴)太不容易了!”汪淑尊的妹妹红了眼眶。张亚兴说,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照顾她,让她恢复得越快越好。